暂别印度,阿里巴巴重注东南亚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志象网”(ID:passagegroup),作者:刘荻青

9月14日,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,阿里巴巴正洽谈向东南亚打车服务平台Grab 投资30亿美元,成为其本轮融资的唯一投资者,同时还将收购Uber持有的部分Grab股票。

一个月前,还有消息称,Grab正从韩国私募股权公司Stic Investments融资2亿美元。Grab已融资超过100亿美元,其中约30亿美元来自日本软银集团。据CB Insights估算,Grab目前的的估值约为143亿美元。而据Dealstreet Asia近日报道,Grab正和东南亚另一打车巨头Gojek商讨合并计划。

Grab和Gojek/Tech in Asia

单笔30亿美元的投资规模,这对阿里巴巴海外投资来说是笔不小的预算。此前,阿里巴巴累计三次才对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注资40亿美元。而其在印度投资过支付平台Paytm、点评及外卖配送平台Zomato和生鲜电商BigBasket等,但据私募股权分析机构PitchBook,自2015年以来,阿里巴巴及其子公司AlibabaCapital Partners和蚂蚁集团,向印度企业累计投资金额为20多亿美元。

5月,阿里巴巴还达成了其在海外最大的一笔房地产交易,斥资16.8亿新加坡元(约为84亿元人民币),收购了新加坡安盛保险大厦50%的股权,这座写字楼还用于其在当地的办公楼。

彭博社报道显示,与Grab潜在的合作可以使阿里巴巴触达前者服务的八个国家几百万用户,加上其不断增长的乘用车出行业务,以及数字钱包和金融服务。

阿里巴巴被曝将大笔资金投向东南亚,在这之前,公司也曾在当地投资电商平台Lazada和Tokopedia,而蚂蚁集团也在东南亚广泛布局支付等。

而自今年6月以来,阿里巴巴在印度的业务因地缘政治因素遇阻。8月26日,路透社报道称,阿里巴巴至少在6个月内不会投入新资金来扩大在印度的投资,集团正重新审视其印度战略,已搁置了继续投资印度公司的计划。

阿里巴巴的全球化目标也一直都在。2017年,马云在阿里巴巴投资者大会上用一句简单的话说道:“阿里巴巴绝对想成为一个全球化公司。”

押注Grab

自2016年阿里巴巴首次投资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以来,阿里巴巴这次传出投资Grab,也可能是其在东南亚的最大押注之一。

虽然遭遇新冠疫情冲击,创办于2012年的Grab的主营业务打车服务增长放缓,为降低成本还在6月宣布裁员5%。但Grab在几年时间内早已先后布局了金融服务、食品配送、移动支付等领域。

GrabFood/AgFunderNews

据Crunchbase数据显示,Grab共经历了31次融资,累计融资总额超过100亿美元,过往投资者包括软银、微软、滴滴出行等。8月初,消息称,Grab 正从韩国私募股权公司Stic Investments融资2亿美元。2月,Grab从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和日本IT服务公司TIS处共获得8.56亿美元融资。

彼时,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,其中,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对Grab的投资超过7亿美元,此举旨在触达Grab数百万的打车和订餐用户,从而向他们推销从保险到贷款等一系列金融服务。

2019年7月,据报道,软银表示将对Grab追加投资20亿美元,本轮投资的目的是加强其在印尼市场的影响力,帮助其在印尼雅加达成立第二总部,在此之前,软银已对Grab投资过15亿美元。

据The Motley Fool报道称,软银是东南亚大多数打车公司背后的重要投资者,同时也是Uber的主要股东,它一直在推动Uber剥离其在Grab的股份,包括其在滴滴出行和俄罗斯打车平台Yandex中的股份。

Uber和Grab/Nikkei Asian Review

Uber之前在东南亚市场运营的那段期间,公司并没有赚到什么钱。2018年4月,Uber将它在当地的业务交给了Grab,并获得了后者27.5%的股份。

作为交换,Grab获得了Uber在该地区的运营战线,包括其乘车业务和UberEats食品配送服务。同时,Uber在东南亚8个市场雇佣的500名员工和其平台上的大部分司机也可以选择迁移到Grab。

通过对Grab进行金额可观的投资,阿里巴巴也可能将扭转其在东南亚的投资局面。像其旗下的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就一直处在人事变动当中,今年6月,该公司任命了其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的第三位CEO。

电商野心

阿里巴巴在东南亚市场中也依然保有着它的电商野心。

2016年4月,阿里巴巴对Lazada投资了10亿美元,拥有了其51%的股份。2017年6月,阿里巴巴宣布增持斥资10亿美金,增持Lazada股份至83%。到了2018年,阿里巴巴又追加了20亿美元的投资。

据华尔街日报分析称,多年来,阿里巴巴一直试图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复制其在国内的成功经验。虽然拥有国内最大的电商平台,但随着其在本土市场的增长放缓,它也一直在寻求扩大海外业务。

无疑,Lazada是阿里巴巴在海外市场最引人注目的投资之一。当阿里巴巴初次投资Lazada时,后者当时是东南亚最大的电商公司,而该地区对此类服务的需求预计将会迎来爆发点。

Lazada/Quartz

阿里巴巴不遗余力地改造Lazada的技术,还派出了一众阿里巴巴高管帮助领导该部门。其中就包括阿里巴巴元老级高管彭蕾,她被称为阿里巴巴总政委,一手打造了阿里巴巴的价值体系。她于 2018 年就任Lazada CEO 一职,但在职8个月后,就改任Lazada的董事会主席。

然而,Lazada之后在海外的营收增速落后于阿里巴巴在中国零售市场的增长,而且在重要市场上也开始落后于本土的竞争对手。据App Annie的数据显示,2019年第二季度,Lazada已经落后于新加坡Sea旗下的电商平台Shopee,而Shopee背后的投资者包括腾讯。

在东南亚最大的市场印尼,Lazada在2018年排在当地电商的第四名,前三名是Shopee、Tokopedia和Bukalapak。

不过,阿里巴巴也投资了印尼电商巨头Tokopedia,其成立于2009年,被称为“印尼版淘宝”。2017年8月,阿里巴巴领投了Tokopedia 11亿美元的融资,而就在这笔投资敲定之前,还曾曝出京东也想对Tokopedia投资数亿美元。

2018年12月,阿里巴巴又联合了软银愿景基金领投了Tokopedia 11亿美元的融资。2019年底,还有消息传出,Tokopedia在筹划公开上市,预计将在印尼和一个海外市场两地上市。

扩展东南亚支付和物流

除了押注电商,阿里巴巴在东南亚还在积极布局支付和物流。

蚂蚁集团在当地投资支付工具。在移动支付和跨境付款上,2017年2月,蚂蚁集团对菲律宾电信运营商Globe的金融科技公司Mynt进行投资,使得蚂蚁集团占重大非控股股权,持有Mynt公司45%股份。蚂蚁集团还将利用其技术升级Mynt旗下的GCash服务。

马云和Mynt员工/Ayala Corporation

据媒体报道称,彼时,马云曾在菲律宾德拉萨大学的分享中说:“我们来菲律宾这个国家最初不是要从电子商务赚钱,而是看看菲律宾可以建立什么样的基础设施,使菲律宾的小企业更容易参与电子商务,这是接下来的三到五年,我们在菲律宾的发展机会。”

除此之外,在马来西亚,2017年7月,蚂蚁集团与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(CIMB)旗下的Touch'n Go (TnG)公司组建合资公司TnGD(Touch'n Go Digital),为当地用户提供电子钱包服务。TnG公司占51%股份,蚂蚁集团占49%。

在越南,据路透社报道,2019年12月,蚂蚁集团秘密收购了当地电子钱包eMonkey的股份,称其在eMonkey的占股比重不超过50%,但将对其产生重大影响。2019年11月,Lazada还接入eMonkey作为支付选项之一。

在泰国、孟加拉国、印度尼西亚等地,蚂蚁集团也都有通过投资本地支付企业,参与到当地的移动支付建设当中。

与此同时,阿里巴巴也在寻求扩大全球物流范围。2014年5月,阿里巴巴认购了新加坡邮政(Singapore Post)10.23%的股份。

新加坡邮政/Vulcan Post

2015年7月,阿里巴巴宣布投资了新加坡邮政旗下的物流公司Quantium Solutions,以6785万美元获得了该物流公司34%的股份。此外,阿里巴巴还投资了1.38亿美元,将其在新加坡邮政的持股比例从10.23%增至14.51%。而Quantium Solutions成为新加坡邮政和阿里巴巴的合资公司。

南华早报报道,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曾表示,阿里巴巴和新加坡邮政紧切合作,共同开发潜在的跨境电商契机,有利于进一步拓展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物流服务网络。